【古人有瘾】数理化政史地样样通人称“北宋达芬奇”他是谁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10日电 题:【古人有瘾】数理化政史地样样通,人称“北宋达芬奇”,他是谁?

常有人开玩笑说,西方的达芬奇是“从未来穿越过去的人”,因为他不仅会画画,还身兼哲学家、音乐家、发明家、工程师、解剖学家、地理学家……其实,中国古代也有过这样的“奇才”,比如宋代的沈括。

尽管《梦溪笔谈》在后世得到了许多人的称赞,但学识渊博的“奇才”沈括,在一生的政治生活和家庭生活中过得并不算顺心。

沈括为官时多有作为,同时,他对科学技术也颇有研究,《宋史》说,沈括“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通,皆有所论著”。《四库全书总目·子部·杂家类》也评价曰:“括在北宋学问最为博洽,于当代掌故及天文、算法、钟律尤所究心。”

著名科学家竺可桢曾撰文论述过《梦溪笔谈》对于地理学的重要贡献。沈括在考察雁荡山独特的地貌后,很早便提出“流水侵蚀作用”的原理;路过太行山时,他发现山崖石壁有一条螺蚌壳与鸟卵石的堆积层,根据化石推断出“此乃昔之海滨”。

在古代,石油这种能源早已有人研究,但“石油”这个命名的最早出现,是在沈括的记载中。他尝试用石油烟制墨来代替松烟制墨,断言“此物必大行于世”;在对指南针的论述中,沈括则指出指南针磁针“常微偏东,不全南也”,这个关于磁偏角的记载,比西方的哥伦布早了400多年。

公元1064年,32岁的沈括进士及第,后来受人举荐调入京师转为昭文馆校勘,期间潜心探索天文历法,参与详定浑天仪,编修新历,才华与学识逐渐得到赏识。

此后,沈括得到了更高的重用,被任命为权发遣三司使,迎来了他仕途生涯最辉煌的时期。

在古代,多数读书人以熟读四书五经为正途,但沈括却“多栖发展”,他对天文、气象、数学、物理、生物、化学、地理、医药、文学、音乐、农学等都有着深入研究,英国著名科技史学家李约瑟曾评价,沈括是“中国整部科学史中最卓越的人物”。

“一旦哪个辖区哪个重点单位发生了火灾,它所有的信息数据包括以前的火灾情况都会调集出来,那么该走那条路,派多少人,要不要增援,都会让我们的决策更加科学。”支队作战训练处处长赖章根说。

“智慧消防”:破解亚洲最大社区消防难题

大数据+消防:“贵阳模式”让防控救援更科学更高效

在被派去西北边陲整饬边防时,沈括曾亲自指挥了对西夏军的几场战争并取得胜利,但后来在筑城地点的选择上屈从于徐禧的压力,导致宋军在永乐城惨败,沈括也因此被罢黜,政治生涯就此终结。

历史学者祖慧评价作为政治家的沈括时说,他是一位具有很强的敬业精神、工作认真务实、能够体恤民情的良吏,但却不具备政治家应有的胆识与果敢坚毅,面对权力斗争与矛盾冲突却显得无所适从。他遇事总是退让、妥协,希望能委曲求全,却总是陷入更深的困境。

例如,在天文历法方面,沈括改进了天文仪器,主张“十二节气”定历,并发展了前人观点,用月盈亏来说明“日月之形如丸”,指出日、月、地同在一个直线上会发生日月食,且日月食有“浅深”之别,还通过观察指出冬夏昼夜有长短……在数学研究领域,沈括首创了“隙积术”和“会圆术”,被日本数学史家三上义夫称为“中国算学的模范人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有学者研究分析,是因为沈括在外地任职期间对新法的一些措施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但这些看法恰好是在王安石罢相期间提出的,而另一名变法派的核心人物吕惠卿,此时也公报私仇打压沈括,这让他在官场上更举步维艰。

“这样就节约了电话报警需要的沟通时间,而且信息更准确,比如外国人,或者聋哑人也都可以顺利报警。”聂晟说。

社区“智慧消防”系统是将花果园消防自动报警系统、消防栓系统、自动喷水灭火系统、电源电压监测等接入指挥中心平台,在大数据指挥中心实现可视化、一体化,确保第一时间发现异常,及时调派人员进行处置。

同时,沈括个性中又有着懦弱与退却的一面。

据学者考证,沈括一生的著述达四十多种,凡四百卷,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他晚年创作的、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著作《梦溪笔谈》。

除了上述成就,沈括还在书中记录了很多古代建筑工程方面的技术创新,对军事、化学、医药学、文学、音乐、书画鉴赏、考古等领域也颇有研究,还留下了龙卷风、陨石下落等特殊自然现象的珍贵资料,英国科技史学家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评价,《梦溪笔谈》是“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为了此次商议,沈括查阅了大量的文献,掌握了两国边界划分的内容、争端的由来及焦点等问题,他在谈判桌上据理力争,经过六轮艰苦论战,最终让对方做出让步。

晚年的沈括,居住在自己的居所梦溪园,“所与谈者,为笔砚而已”,将其一生所学、所想投入了到《梦溪笔谈》的写作中,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身为一名科学巨匠,也许他的生活还存有非议,但他在科技史上的成就,可称作当之无愧。(完)

“毕昇死,其印为予群从所得,至今宝藏。”沈括曾在侄子家中看到布衣毕昇留下的泥活字,对此印象深刻,便在晚年撰述时将这项技术详尽地记录下来,当时人称“沈存中法”。

软弱的个性,也让沈括在家里吃了不少苦头,继室张氏是出了名的暴虐不可制,经常打骂沈括,后来张氏暴病而亡,友人都向他道贺,但此时的沈括却终日恍惚,精神已濒临崩溃,一次乘船过江,他竟然想要投水,幸好被旁人阻拦。

一旦发生火警,系统将自动向调度终端和公安消防指挥中心推送火警信息;然后通过手机APP,就近调度消防力量赶赴现场,系统还可以通过社区公共服务APP,向着火建筑内群众发送火警信息,提示疏散注意事项等。

另外“智慧消防”平台还可以对火情周边路况进行分析研判,为微型消防站工作人员规划最优路线,实现“消防隐患发现早、定位准确、处置及时”的目标,将群众生命财产损失降到最低。

《梦溪笔谈》的另一大成就,还要数对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活字印刷术的推广。

支队基于一体化灭火救援指挥平台,汇集数字化预案2754家,重点单位音、视频照片26890份,市政消火栓更新7456条,实现车辆、人员、水源、预案、实时路况、视频监控智能化实时调度指挥,实现了数据推送和决策辅助全快准,让指挥调度更加科学。

在出使辽国的路上,他还把沿途的山川地理、民俗风情等资料记录下来,写成了《使辽国抄》。

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王安石为相,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支持变法的沈括受其举荐,职场之路也一帆风顺。但王安石在第一次被罢相和复相后,对沈括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曾当着宋神宗的面指责沈括是“壬人”(反复无常的小人)。

罗勇介绍,智慧消防管理平台应用两年来,社区火灾起数同比下降19.8%,直接财产损失同比下降30%,实现了亡人火灾、人员密集场所火灾和有影响的火灾“零发生”。

如此,通过物联监控,智能管理,让数据跑腿,提高效能,同时还是实现了扁平化管理,大大缩短了响应时间,实现了消防“打早、打小、打了”,使应急处置更加高效。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贵阳消防救援支队还在全国率先将微信报警程序融合接入市级便民服务平台。11月12日下午,记者在支队消防块数据指挥中心大厅内看到,市民提交的火情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大屏幕上,系统同时会自动获取报警人的姓名、省份信息、里纳西电话和高精度的地址定位等,然后系统会自动调派最近的消防站前往处理。

2016年以来,花果园社区不断创新社区消防工作模式,借助物联网、大数据等智能化手段,推动“物防+人防+技防”相结合,成功破解上述难题。这一案例,也是贵阳市消防救援支队背靠贵阳“中国数谷”的优势,推动“大数据+消防”战略,进行“智慧消防”建设的一个缩影。

花果园“智慧消防”平台的建设所依托的,正是贵阳市蓬勃兴起的“智慧城市”建设,以及贵阳市消防救援支队全力推行的“大数据+消防”战略。经过三年潜心耕耘,这一战略已经为铸就一面守护城市消防安全的“智慧之盾”。

从2009年开始建设至今,为保障超过100万人的安全,花果园社区首先在消防硬件上进行投入。社区消防副总监罗勇介绍,2015年起,投入6400余万元建成花果园微型消防站23个,各类消防车25台,队员223人,每年投入3000余万元保障经费,是贵州省第一批投入执勤备战人数最多、承担任务最重的微型消防站,也是目前全国范围内规模最大、标准最高的社区微型消防站。

《梦溪笔谈》属于笔记体的作品,但与闲情琐事不同,它详细记载了中国古代文化特别是科学技术方面的成就,也记录了沈括自己的许多研究,内容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质、地理、气象、医药、农学、工程技术、文学、音乐美术等方方面面。

《梦溪笔谈》写的是什么?

至和元年(公元1054年),沈括以父荫获得海州沭阳县主簿的职位,除了繁琐的差事之外,他积极修渠垦田,曾经修成百渠九堰,让七千多顷土地成为上等良田,此后十年,沈括历任多地县令,参与了不少有益于国计民生的事业。

近年来,贵阳市消防救援支队投入7800余万元打造了“一个中心、四朵云”:即“消防块数据指挥中心”,一体化灭火救援指挥平台、物联网消防管理平台、队伍智能管理平台、红门政教、干部绩效考评和“三重一大”系统,从而汇集起指挥、监管、党建、队管“四朵云”,将380余家消防重点单位接入监管云平台,通过延伸数据采集的末端触角,奠定了“数据化”的基础。

沈括回答说:“臣以死任之。”

罗勇以电气火灾的预防为例介绍,花果园采取动态监测用电的方法,降低电气火灾发生机率。其具体做法是在供电回路上安装电气火灾监控装置,在配电柜、电缆井和接线端子安装温度传感,全天候采集电压、电流、温度、负荷、剩余电流等数据,并实时传输到平台,指挥中心能实时掌握设备的工作状态,全天候监控。

沈括出生于北宋时期的仕宦之家,他自幼勤奋好学,兴趣广泛,年少时跟随父亲宦游各地,对各种自然现象和科学发明表现出了极为浓烈的兴趣。

“要让数据思考,不然数据就没有意义。”支队信息通讯处二级指挥员聂晟说。大数据让支队消防救援的决策机制实现了从“业务驱动”向“数据预测”转变,形成了从“死看死守”向“大数据+预警”转变的监管体系,这一“大数据”治理创举也被称为“贵阳模式”。

这是一项很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临危受命出使之际,神宗问他“敌情难测,设欲危使人,卿何以处之?”

作为政治家的沈括,取得过不错的政绩。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三月,宋国与辽国因边界僵持不下,沈括奉命出任“回谢辽国史”赴辽廷谈判。